今天是

 38℃/26℃ 详情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临安新闻网 > 娱情直报
爱乐汇:留住爱乐人的交响梦
发布时间:2022-08-17

8月12日,爱乐汇交响乐团发出微信推送,进行第二轮乐手招聘,此时距他们在北京音乐厅首次亮相的音乐会仅过去一周。

乐团的脚步似乎有些匆忙,为何不等招募完全结束后再正式与观众见面?这种“且战且行”的姿态,折射的正是乐团与众不同的“身份”——市场不等人,运营成本不等人。作为北京市首支民营职业交响乐团,爱乐汇交响乐团踏上了一条少有前人涉足的道路。

热爱音乐的人们的汇聚

入夜,三里屯霓虹闪烁,车水马龙。走进位于三里屯SOHO的爱乐汇艺术空间,时光剧场内,音乐伴着烛影悠然奏响——这处闻名世界的时尚地标从来不缺网红打卡点,而近两年爱乐汇烛光音乐会的走红,让繁华的商圈更多了一抹艺术的温暖底色。

对爱乐汇文化公司董事长宋建平来说,爱乐汇艺术空间像一片已然见到收获的试验田。2020年9月,爱乐汇艺术空间第一期、主打室内乐演出的城市演奏厅上演了第一场正式音乐会。2021年4月,爱乐汇艺术空间第二期开始筹建,这一期项目包括VR影视空间、时空剧场和沉浸式戏剧体验馆。目前,除了沉浸式戏剧体验馆仍在建设,VR影视空间、时空剧场已经分别于2021年9月和12月营业。接下来,爱乐汇艺术空间有建设第三期的计划。这里同时吸纳了一批年轻而有个性的音乐家——爱乐汇青兰赋国乐团由8名95后和00后组成,24名签约室内乐乐手同样青春洋溢。

“我个人十分爱好音乐,公司的名字之所以叫‘爱乐汇’,从字面意义上看,就是热爱音乐的人们的汇聚。”宋建平说。在爱乐汇艺术空间里,氛围感满满的烛光音乐会、改编自经典旋律的室内乐演奏以友好平易的方式逐步打开了市场,“当拥有足够的能力后,疯狂热爱音乐的人一定会奔向自己最高的梦想,我们毅然决然地决定做一支职业的交响乐团。”

首期招募通过率仅为10%

2022年7月8日,“爱乐汇交响乐团”微信公众号发出2022年度招聘的推送,推文写道,这支即将成立的乐团是“北京首支民营全建制职业交响乐团”,乐手和声部首席的薪资待遇开诚布公,分别为税前起薪8000元和10000元。

其实不只是北京,哪怕放眼全国,民营职业交响乐团也少之又少,贵阳交响乐团是其中首开先河也颇具知名度的一支乐团,而其他观众熟悉的大团名团无一例外都由国家出资运营。“贵阳交响乐团得到了官方许多支持,但爱乐汇交响乐团没有向有关部门要一分钱,就目前来看,它不仅是北京的第一支民营乐团,也应该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第一支民营乐团。”宋建平说。

7月25日和26日,爱乐汇交响乐团举行了首次现场考核。担任乐团艺术总监的指挥家范焘看到了几乎清一色的年轻面孔,毕业于德国汉堡音乐学院的长笛手朱希铭就是其中一位。“老实说,之前对于民营交响乐团肯定是有一些顾虑的,主要是不知道同事们水平如何。”朱希铭的担忧在“实战”后被渐渐打消——首先,考核的过程相当严格,在他印象中,共有7名长笛手通过了初试,但最后留下的只有他自己。宋建平大致算了下,报名参加首期招募的乐手约有120人,最终签约的仅为10%左右。第一次排练过后,朱希铭对乐团和同事们更加信赖了,“很多人都是从中央音乐学院、中国音乐学院这些国内顶级音乐学院毕业的,也有一些留学生,我记得巴松演奏员也是从德国回来的。大家非常专业,排练进度很快,每个人都对音乐有很深刻的理解。”

留住年轻人的专业舞台梦

中国音乐学院管弦系室内乐教研室主任、教授杨岷担任爱乐汇交响乐团首席。“看到这么多年轻人,我觉得非常欣慰的一点是,乐团给刚毕业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。”作为老师,杨岷深知,当下的就业和行业环境对稚嫩的孩子们而言相当艰难,“哪怕让他们作为替补队员上台,都是非常宝贵的历练,但国有院团的编制都是满的,很少能替补,这支乐团里却有很多机会。”

朱希铭也深有同感。据他了解,同期毕业生里,“很多人都去做了培训机构或者中小学老师,极少一部分进了高校,极少一部分能考进乐团。”宋建平为此感到相当遗憾:“音乐学院每年有大批优秀学生毕业,这些孩子从小学音乐,每个家庭都花了将近20年时间来培养他们,但国有院团的招募名额往往都非常有限,他们最后不能为表演的舞台绽放,非常让人唏嘘。”长此以往,许多人也许会慢慢抛弃多年的积累,也许会离开北京,另谋出路,这都是宋建平不想看到的,“虽然爱乐汇交响乐团最多也就解决几十人的就业问题,但我们想给大家提供一个选择,让他们知道还可以继续留在圈内,这里还有一个平台。”

职业交响乐团想要长远发展,离不开严格的训练和科学的乐季规划。在继续招募乐手的同时,范焘计划把爱乐汇交响乐团打造成一支全能型交响乐团,每个月至少要有一两套传统意义上的交响乐乐季曲目,同时开拓音乐剧、游戏、影视作品等更多的曲目类型。这也是宋建平为乐团瞄准的市场空白:“比如在一些重大的时间节点,国有院团会侧重上演一些服务时代的作品,但市场上、社区里还有很多观众需要欣赏性的音乐会。”范焘将良性的市场环境比作一个餐厅:“就像一家餐厅肯定不会只给顾客提供一种面条,我们也希望通过不同的音乐家阵容、不同的演绎、不同的作品,给观众提供更多选择。”

爱乐汇交响乐团的前路如何?范焘乐观却也谨慎,“我们有信心,但作为一支具有不同意义的民营交响乐团,目前可能无法回答一些问题。”这支乐团虽然还相当稚嫩,却凝聚着一股热乎气儿。杨岷曾游历世界,有着在多个名团工作的深厚履历,却选择在这里驻足:“乐团成立初期,正是特别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干劲,能为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尽一份力,是特别值得做的一件事。” 

来源:    作者:    编辑:沈晔
版权和免责声明:
  
①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临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临安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临安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联系电话:0571-63715099。
临安发布微博
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
今日临安微信报
爱临安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