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
7℃/4℃ 详情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临安新闻网 > 三农看台
山核桃林疗伤路
发布时间:2018-11-07

治土、张网和改造

山核桃林疗伤路

山核桃是我区最具特色的农业主导产业,据统计,目前全区已有山核桃林62万亩。作为全国山核桃最大产区,我区有超过10万林农从传统的山核桃种植获益。然而,常年透支式种植给山核桃林带来重创:病虫害不断、土质酸化板结、山核桃肉质退化。面对这样的危机,如何破局?

1.树之病,人之过

10月26日,时值深秋,全区上百名种植大户来到岛石镇呼日村株川大源山,参观400亩山核桃综合示范治理基地,人群中不时发出惊叹。惊叹于这400亩核桃林依旧生机盎然,每棵树上都挂满黄叶,树下各种草和矮灌泛着绿意。

“不过量施肥,不打除草剂,其实所有的山核桃林都可以长成这样,这是山核桃林生态修复的重要一课,”区林业局山核桃首席专家丁立忠表示,这只是我区今年多个山核桃综合示范基地之一,今后还要不断推广。

这样的生态修复路子可谓一路颠簸。即使是目前这些生态示范区,也仍然处于修复过程,并不能说大功告成。这些山核桃林显现出来的生机,却已触动了林农的心。他们也都早已心知肚明:向山核桃林过度索取带来的危机,没有一个林农能置身事外。

区林业局森林资源调查显示,全区现已有山核桃林62万亩。山核桃是我区许多山区,尤其是两昌地区百姓的“摇钱树”。为尽可能摇下多的钱,山核桃林疲惫不堪,很大一部分树木变得病恹恹。

即使是近十年种的山核桃林,也普遍存在密度太大、产量不高等问题,病死树体越来越多,病虫害与年俱增。那些树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山核桃树,在“摇钱树”的使命召唤下,在过量化肥、农药的轮番轰炸下,一路疲于奔命,产量逐年下滑,亟待从根本上进行生态修复。

环视周边,宁国、淳安乃至桐庐,山核桃投产面积越来越大。因为根基深厚,临安作为“山核桃之乡”的地位至今没有其他地方能撼动。但如今,宁国已出现越来越多的山核桃集散地和加工厂区,随着当地投产面积增加,我区产量和集散地等优势地位正在受到威胁。

湍口镇山核桃合作社社长孙卫东在桐庐流转了100亩山核桃林。对生意敏感的孙卫东从中看到商机的同时,也表现出一丝忧虑:临安以外的其他产区投产面积越来越大、产量越来越多,势必将影响山核桃价格。如果说他的“小算盘”经停留在生意层面,那么,山核桃林疲态尽显的现状,已为其他产区提供后发优势。

化肥、农药过量,除草剂太多,土质板结酸化,这些并不是问题根源,核心的症结还在人。为了追求产量而过量施肥,为了采收方便使用早已禁止的除草剂,为了尽快上市敲打树体落果。这些背离山核桃生长规律的生产方式,才是致病关键。


◆实行生态修复的山核桃林(近处)和未实施修复的山核桃林(远处)


◆林业部门专家现场指导林农山核桃林生态修复技术


◆山核桃张网采收   记者 金凯华 摄

2.治标更要治本

“治了老毛病,又有新毛病,”区林业局植物检疫站高工胡国良和山核桃病虫害较了一辈子劲。新世纪以来的前十年,胡国良的主要精力用于对付山核桃干腐病。和他一道发现这个病症、并给予了确切病名的是浙江农林大学教授俞彩珠。如今俞教授退休多年,胡国良也将于明年三月退休。

那是2001年左右,在横路武村的一次天蚕蛾防治时,俞胡两人发现了干腐病。俞教授开始采集病原标本,通过室内培养分离、室外接种,彻底搞清了病害原理。药剂试验阶段,胡国良全程参与,最终找到了破解之法,做到100%可防可治。

然而前几年,一种更加麻烦的根腐病开始侵害越来越多的山核桃林。干腐病好比是山核桃树的皮肤病,相对好治,而根腐病则是脏器衰竭,危害之大让人措手不及。“根腐病分侵犯性和非侵犯性两种。”胡国良告诉记者,在岛石镇新二村和清凉峰镇马啸村做过多组土壤改良对比试验后,根腐病的治疗办法终于研究成功。

“过程十分艰辛,困难程度大大高于干腐病,因为每一组对比试验都要费时费力。”胡国良表示,其中一些试验就失败过,比如在新二村大户李军跃的山核桃林里,土壤改良的试验就并不顺利。

“必须改良土壤。”山核桃生态修复中曾长期存在治病还是治土的争论,作为病虫害专家,胡国良一度主张治病为主。而如今,他早已意识到,治病只是治标,要想治本必须治土。

浙江农林大学林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黄坚钦,研究方向是经济林培育与利用,其中山核桃是他研究了20年的课题。在治病还是治土的问题,黄坚钦始终坚持应该治土。“至少16年前,给林农作培训,就一再强调不要过量施肥,不要用草甘膦,慢慢改良土壤,农民上课时听了,回家各种肥料和除草剂照用不误。”

黄坚钦表示,完全不施化肥既不现实,也不合理,关键是要掌握施肥时间,不能盲目。他曾给出化肥施用最佳时间建议,一是5月份施用速效肥,二是9月份采收后施一次采后肥。但实际上林农很少会只施两次肥。

在一项施肥对比研究上,黄坚钦就曾经花去很多时间。他领衔的团队在宁国做过对比试验,发现不施用某肥料对改良土壤效果更好,而这种肥料我区林农普遍施用。“对比试验时,我们也进一步发现,人畜粪便等有机肥对山核桃林最好,但是在目前的农村,有机肥几乎没有人用了。”

“其实每一片山林土质不同,施肥就要有所区别,最好是进行个性施肥。”黄坚钦拿出多年研究的数据为证,每公斤山核桃叶子只要氮含量不低于13.5毫克、钾含量不低于7毫克、磷含量不低于3毫克就行,含量不够再加肥。而实际操作过程,林农总嫌肥料不足,随意添加。

肥料越用越多,加上我区处于酸雨地带,山核桃林土质板结酸化日益严重。与目前山核桃林普遍推广使用石灰、以碱性中和酸性土质的治土办法不同,黄坚钦的意见更进一步。他认为,和普通农作物可以轮作不同,山核桃林成林周期长,注定会出现土质变化的问题。但是防比治重要,实际上也可防可治,只是必须对症下药。

“临安山核桃林一直处于逆境,当然要生病。”黄坚钦认为,眼下正在推广的测土配方施肥确实可以让PH值回到正常区位,但酸雨的问题应该得到重视,以免这些努力白费。对此,黄坚钦正在进一步研究,以得到数据支持。

已退休7年的林业局高工徐炳潮,退而不休,每年仍然要被很多林农请到山上,为核桃林把脉问诊。“为降低土地酸性使用石灰,是一时之策,并不是特别好的办法,因为使用过多可能会让土壤复酸。”他认为,当前应该提倡更环保和科学的生物制剂,“当然成本比石灰高多了,林农未必承受得了,需要更多的政府扶持。”

3.告别一产路径依赖?

为了山核桃产业可持续发展,我区去年提出山核桃亮牌战略三年行动计划(简称亮牌行动),以全面提升山核桃规模化生产、生态化经营、标准化管理和品牌化营销水平。其中在采收环节的张网推广是重点之一。按照目标,我区已完成一万亩张网面积。但是最早张网推广时,响应者寥寥。

太阳镇武村大户杨有发是最早支持张网农户中的一个。“很多农户一开始是嫌麻烦,后来是觉得成本高,最后又怕别人会偷网,”杨有发示范带动后,全村张网率高了起来,目前全村8000亩山核桃林张网率达到40%,且不断增加。

随着林农老龄化,劳动力不足成为山核桃产业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。张网是为了自然落果,这既解决了安全采收问题,也大大节约了人工,部分解决了日益严重的劳动力不足问题。为推广张网,我区财政配套支持建设智能监管系统,2017年率先在岛石镇新二村启动系统建设。目前,智能监控系统建设已被列入亮牌行动。

2017年8月底,新二村智能监管系统建设完成,投入资金34万多元,其中区财政配套扶持资金30万。新二村所有道路、林道口架设架空光缆3200米,安装监控摄像头67个。新二村山核桃看护也依托智能监控系统实施,全村山核桃采收看护实现了信息化。因为效果明显,这一系统被称为山核桃看护的“千里眼”。

2015年前,新二村每年都发生死亡事故,2011年死亡更达5人之多。随着张网普及,2015年开始新二村就未再发生因山核桃采收引发的死亡事件,伤残事件也大幅度减少。

新二村村民程志勇,是受益于张网和自然落果的农户之一。程志勇有山核桃林地4块,是新二村山核桃大户,丰产的年份干籽就有1万多斤。对他来说,采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,雇工最多时需要叫10多人。“张网后的2017年,各项开始开支由原来的3万元减少到1.2万元。”程志勇说,今后基本上不需要雇工,开支减少了,也不再担忧安全问题。

自然落果、土壤治理,是山核桃生态化经营的必经之路。随着亮牌行动的深入实施,各个示范区带动下,林农无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正在区林业局引领下,积极改造山林。不过在很多专家看来,彻底“改造”的一个重要方面还在于“顺其自然”。

“一些已严重退化或死亡林,或者本来就不再适合山核桃林生长的山地,还有一些高山远山,应该慢慢顺其自然转变成其他经济林或生态林。”丁立忠认为,这其实是更为积极的山核桃林改造方法。

也有专家指出,随着周边县市乃至贵州屏东等地山核桃林面积增加,考虑到山核桃林生态修复的漫长和艰辛以及反复性,是时候重新审视这一产业的上限了。或许这也是山核桃产业从以量取胜过渡到以质取胜的关键阶段,而告别山核桃的一产路径依赖或许不是一件坏事。

采访札记

流转与变革

无论是我区林业部门专家,还是浙江农林大学的“学院派”,都已达成一个共识:山核桃林的根本出路是两条,一是治土,二是改造。

不管是病虫害还是治土难题,借助技术都可以攻下。我区去年开始实施的亮牌行动,已经在这些方面取得一定成效。种养和采收环节看,必须加快流转、扩大规模化种植,实现管理变革,加大技术研发力度、推广张网,实施安全采收。

随着时间推移,山核桃林地流转的重要性会越加明显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这将牵涉到林地重新划分、产权变更等议题。自然淘汰一批病死山核桃林,改种其他经济作物或者还山林以生态林面貌,都是不错的选项。改造涉及经济林价值的重新评估,因涉及面广,眼下尚未破题,但在不远的将来会变成必要选择。此外,全面实施林相改造,改变林种过于单一状况,提升山林生态系统自平衡能力,也是林业可持续发展的题中应有之意。

需要重视的是,和山核桃一产从业人员老龄化相对应,我区林业部门技术专家也呈现青黄不接之势。林业局首席山核桃专家丁立忠领衔的技术团队中,只有一个80后年轻专家马闪闪。加上车改等一些因素,技术专家下基层指导不如从前那么方便。

山核桃一产需要变革的或许不仅仅是种养、采收和管理模式。

◆太阳镇武村大户杨有发,带头投入6000元,示范林下套种由林业部门推广的中草药材三叶青。目前药材长势喜人,明年他将扩大套种面积。

来源:临安新闻网    作者:高红波    编辑:黄晓强
版权和免责声明:
  
①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临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临安新闻网”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临安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联系电话:0571-63715099。
临安发布微博
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
今日临安微信报
今日临安公众号